今天,一个学生的家长在朋友圈发了这样一张图,写了一段这样的感言:“今天的箴言,就好像是为这十多天迅速成长的小妞量身定制的”。

事情的原由是这样的:小姑娘去年到美国读本科,单纯、美丽、善良,你可以用所有这些词形容她,唯独不能用成熟。这一点,恰如绝大多数刚去美国的他们和她们一样。
然后,疫情来了。在经历了开始的不以为然和不知所措后,小姑娘开始学会了思考和分析。疫情的爆发使得很多情况瞬息万变,但在前天的音频沟通中,小姑娘居然几乎自己把未来局势的可能变化和应对方案完成了。能回来要准备什么,隔离了要注意什么,航班如果取消怎么办,不能回来要做什么,宿舍、暑期课程、物资管理,每种可能的每个分支几乎都想好了,准备好了。十几天的功夫,小姑娘从乐乐娇娇嫩嫩,变成了停停当当人人。
美国疫情爆发以来,我每天几乎都要和两位数的家长和学生沟通,有的是探讨措施,有的是安全检查,所以对家长和学生的焦虑与不安感同身受。我做了一些努力,提了一些建议,但直到看到家长发的那张图那句话,才真正理清了自己的思路。疫情的发展和一些政策的变化,都不是我们这些个体所能左右的,所以,与其担心情况会不会变得更坏,不如坦然面对,让坏事儿发生好了(太喜欢这句了,我不让它发生它就不发生了吗?)。我们能做的是:观察周围的情况,逻辑地分析和预测趋势,尽可能地对每一种可能的情况做出准备。也许我们这次的分析和预测不够十分准确,但就是因为我们这次就开始思考了,才有机会在下次的紧急情况中纠正自己上次的错误,让自己的准备和应对更加完善(可不敢什么都指望父母哦,危急时刻,时间都不容许)。所谓成熟,应该也就是这个意思吧。
很多时候我都在想一个问题,当学生叫我一声“老师”的时候,我凭什么受得起这个称呼?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,最近才有一点思路。启发思路的是一些美国的灾难片,比如“后天”、“2012”、还有“行尸走肉”(这绝对是神剧)。看这些灾难片的时候,我问了自己一个问题:如果发生“行尸走肉”那样的情况(和这次疫情有几分相似了),如果我不能亲自照顾自己的孩子,如果我只能把他托付给另外一个人,我会把孩子托付给谁?我的答案很明确,只能是我哥哥。除了亲情的因素外,我信赖他的学识、他的分析能力、他的决断能力、他的见识、他对人情世故的理解、甚至他的野外生存能力。在我的世界里,如果他都不能把我孩子带出困境,那么别人更不可能。我希望在别人眼中的我,也是在我眼中的他。顺着这个思路,我希望,我的学生们,如果因为多多少少受到我的影响,将来成为一个在危急时刻值得别人信赖的人,那么,他们叫我一声老师的时候,我才受得起这个称呼。至于说教他们搞搞写作、练练口语、背个单词,能做这个的太多了,也太简单了。

这个星球上,天灾人祸太多了,大到疫情爆发、火山、地震,小到大雪封路、洪水、火灾,每个人每天都可能遇到。你下次遇到紧急情况时候的生存几率,其实取决于你能从这次危机中学到多少。每当假期来临,很多家长都热衷于让孩子参加各种夏令营、拓展训练、甚至荒野求生培训等等;演习可以帮助实战,但永远不能代替实战。新冠疫情来了,逃是逃不了的(除非星际旅行),不如积极应对。这样做,从历史辩证唯物革命乐观主义角度解释,是不是可以叫做: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?这就是为什么我强烈推荐这张图上的这句话,如果读懂了,孩子的安全系数会提高很多,无论在哪里,无论碰到什么。

感谢转发,让孩子们更安全。